杨克:诗歌存在于日常生活中
 

 
 
    谈到广东文学,谈到诗歌,杨克的名字不能不提。他出版过《陌生的十字路口》、《杨克卷》等八本诗文集,获得多项文学奖。他的诗像他的人一样质朴耐读,透过他的诗,我们看到了寻常的生活,看到杨克自己在执着地寻找着另一种生活,看到他在城市的街道、商场、车站、花园、居所里翻翻找找,力图在这样的事物中找到一种向上仰视的生活。
  
用歌的方式来唱诗
点心卫视:在2007年,您和其他人搞了一场“唱响诗歌”的活动,举办这个活动的灵感来自哪里呢?
杨克:“唱响诗歌”的起源是来自古代的一个说法。相传,在古代的时候,诗人很喜欢云游,他每到一个地方就会产生一个灵感,当诗情大涌的时候,于是他就会大笔一挥,把诗歌就势写到客栈、驿站甚至是阁楼的墙壁上。于是,这些诗歌就从墙壁上流传到民间,再流传到后世。所以,我从这个故事里得到启发,诗歌从来不仅仅是写给诗人自己看的,而是写给别人看的。
点心卫视:那具体的活动形式是怎样的呢?
杨克:形式很简单,就是把诗和歌联系在一起。当时,我的第一个想法是用唱歌的方式来演绎现在的诗歌。这样可以让更多人接触到诗歌。第二个想法是,既然诗歌是诗和歌这两个字联合而成的词,这证明,自古以来,诗跟歌是一个孪生兄弟,它们是相连在一起的。古代的很多诗都是可以唱的,在外国,像歌德、贝多芬等都把很多的诗作成了歌。在现代文学上,像刘半农的一首《叫我如何不想他》,也是流传很广的一首诗,像崔健的歌词,我们一般把它理解为诗。所以这个活动并不是我们异想天开出来的方式。所以我们把这种东西重新结合起来,让更多史诗被更多的读者可以接触到。
点心卫视:那反响如何呢?
杨克:从目前来说,正面的评价是很多的,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很赞同这种方式。
点心卫视:这样证明了,这种方式是取得了一个比较好的效果的。
杨克:是这样的。
点心卫视:当您听到,歌手用R&B去演绎您的诗的时候,您自己的感觉是怎样的?
杨克:我自己的感觉是很惊讶的,因为之前,我会想到它应该是一种抒情的方式。但是,当他们用说唱的形式来演绎的时候,我其实是有点吃惊的。但是,我觉得他们的这种演绎方式、这种理解和解读的方式,也是理所应当的。自古以来,诗无打鼓,也就是说不同的诗,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,一千个读者,内心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所以同样一首诗歌别人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解读它。而且我觉得对于“唱响诗歌”这个活动来说,既然一首诗作了曲,它就成了另外一种创作了,它已经不再是你原来诗歌的本意,而是另一种创作。这种创作也是自由的,每个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。我觉得,说唱的形式更多是八十年代后出生的一代人的解读方式。
点心卫视:但是这种方式会不会有可能让这首诗更普及?
杨克:对,应该是这样。
点心卫视:从这个方面来说,会不会比较有惊喜呢?
杨克:对,有点惊喜。
点心卫视:那说真的,您喜欢吗?
杨克:我个人就不是很喜欢,我更希望是一种抒情的方式,可能是因为我们年龄比较大了一点的缘故。但是我觉得他们都是80后,这首歌是80后作的曲,从这个上面说,可以让更多的人从这个角度去理解。我也很希望别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理解同一个事物,并不是说我个人的原意才是正确的。
  
写诗的人未必是个诗人
点心卫视:杨老师,做一个假设,如果在现在的时代里,没有诗没有诗人会怎样呢?
杨克:首先,我觉得虽然自己是写诗的,但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想得太重要,你可以写,也可以不写,你可以读,你也可不读。但如果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时代都没有诗歌和诗人的话,那就成为了一个民族的悲哀,也是人类几千年文化的一个倒退。不是说需要每个人都去写诗,但至少应该尊重这种艺术,尊重这种创作精神。现在全世界的人都是这样的。我去过一些国家,比如在德国,他们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写诗,但他们把法兰克福的广场叫做歌德广场,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?因为他们尊重艺术的创造,在日本的所有的省里,都会有一个诗歌博物馆。在俄罗斯的时候,我们想去一个农民家看一下。当时,看到她门口有一个很旧的模板画,我们提出想买下来做纪念,但是老人家都不肯,尽管这不是一个名人的画,老人家的生活也并不是特别的好,但她坚决不卖。我觉得全世界都应该是这样的,尊重艺术,但不代表所有人都去搞艺术。应该说,我们应对写作保持一颗敬畏的心。
点心卫视:而且,用诗歌来可以记录下一个时代的面貌,这一点其他也很重要。
杨克:诗歌从人类文化的传承这一点来说,它肯定是非常重要的,它也是人类智慧的结晶。但是也肯定不是每天不可缺少的东西。但是,我觉得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你听到一首音乐,被打动了。这就是诗意。人类还是需要这种可以打动内心的东西存在的。
点心卫视:像您这样一说,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诗人。只要是能够反映他内心的一些状况就可以是一个作品,是吗?
杨克:每个人都可以写作,就像写博客一样,每个人都可以写诗。但不一定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诗人。
点心卫视:其实,您觉得现在的社会环境是孕育诗歌好的土壤吗?
杨克:这个问题,我也要分两方面来说,先说不太好的方面。它是现在的社会太关注物质了,太关注个人物质的欲望了。也就是说,我们完全忽略了精神化的东西,所以,从这一点来说,这不仅是对诗歌来说,更对整个人文环境来说,都是会有影响的。另一方面是,我觉得它跟写作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。虽然说,在九十年代,我写过很多有商业背景的诗歌,但这只是为诗歌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。但是,这只是提供出一种新的角度和视觉。但是就经济和人民生活之间的关系来说,当经济都不富裕的时候,大家可能都是求温饱,当满足了这种基本需求后,大家就会去追求精神上的满足。在这个时候,就达到了艺术发展的全盛时期了。
  
诗歌本来存在于日常生活中
点心卫视:杨老师的诗歌中,提到过很多城市,甚至具体到一条路的名字,从这一点可以看出,您是一个很喜欢观察周围事物的人。是因为写诗让您开始观察事物,还是您有观察事物的习惯,于是开始写诗?
杨克:应该来说,我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并不是因为写作才开始观察这些事情的。比如,我很喜欢逛商店,买各种各样的东西,在上海淮海路,我可以逛一个下午。所以,我热爱这种生活,而不仅仅是为了写去体验。这些事情本来就在生活之中,在我的写作之中。而我只是用写作把这些东西呈现出来了而已。
点心卫视:您的诗歌给我的感觉是有感而发,经过平时的积累,再加上文字的雕刻而出。
杨克:对。但是我把生活的经历上升为一种艺术,然后成就一首诗。 
点心卫视:您的诗歌给人的感觉是很口语,您觉得这个特点是一种赞誉还是一种否定?
杨克:我觉得诗歌是必然要口语化的,因为在写作中,肯定要把平时的语言写进去,让诗更加鲜活,更有生命力。但另一方面,完全口语化的诗歌,我又是反对的,特别是像现在在网络上流行的那种,我觉得不是诗歌。诗歌的口语应该是有选择的,而不仅仅是把平时的俚语全部都变成诗歌的语言。
点心卫视:其实,我们一般接触到的诗歌都是古代的那种八言或者绝句什么的,但是,现在的诗歌早已脱离了这种形式,您觉得,现代诗与古代的诗歌分别会给人什么感觉呢?
杨克:我觉得是很多人都会提出这个问题。对此,我有两方面的看法。第一,我不觉得古代所有的诗歌都是好的。我们现在读到的诗歌都是经典、精品。但现代诗中,我们是接触了各式各样的,如果挑选一些精选的出来,那么现代诗歌也是很优秀的了。第二,艺术是不断改变的,现代人表达现代的观念,不可能完全像古诗一样。所有事物都在发展,诗歌也在发展,所以它可以用一种新的形式来表达现在的思维,但它依然是诗歌。
点心卫视:您认为新诗的这种口语化会不会让诗歌更加大众化呢?
杨克:我不知道大众化是什么概念?
点心卫视:大众化就是每一个人都能看得懂。 
杨克:我认为真正好的诗歌应该是这样的,不能说每个人读能看懂,而是很多人都能理解。在古诗,李白和杜甫那些诗中,好比“床前明月光”这首,事实上,也用了白话的语言,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有很多“意像”或者是“深度意象”的诗歌。所以,现代诗歌应该也是这样,你用普通的、大众的、口语化的语言表达出来,写出好的来,才是好诗歌。用最简单、最直接的语言把一种相对复杂的意境表现出来,这才是好的。
  
点心卫视:杨克非常的随和,从外表是完全看不出有那种诗人的另类气质,这就和他的诗作很像,非常地平易近人。有人就称赞说,他是目前国内少有的完全投身于诗歌的优秀诗人。但是杨克说,他不是一个职业的诗人,他写诗只是因为他热爱生活,热爱诗歌。在这个娱乐至上的时代,杨克就是用他自己的努力令诗歌离我们越来越近。 
  
访谈精华
  ——“诗人的特质,我觉得第一是独立思考,第二要有自由创作的精神,第三是原创。我认为真正好的诗歌,应该是这样的。不能说每个人,它应该而是很多人可以理解的。特别是诗歌,从来不是普及的,不是大众化的,它不可能流行。”
  ——“我编《中国新诗年鉴》,编了10年,没有要过国家一分钱,也没有要过自己资助,我内心觉得很快乐,而不是因为这件事带来更多的实际上的好处。”
  ——“我对生活和写作的理解是一致的,那句话就是眼睛往低处看,灵魂在枝上飞。”
  
人物档案
  杨克,中国“第三代”实力派诗人,现居广州,系《作品》文学月刊编审、副主编,广东商学院人文与传播学院兼职教授。
  诗文散见各诗刊或文学杂志;先后出版了《太阳鸟》、《图腾的困惑》、《向日葵和夏时制》、《陌生的十字路口》、《笨拙的手指》、《杨克短诗选(中英文对照)》等6本诗集、散文集《叙述的城市》以及诗文合集《杨克卷》;近年主编了《〈他们〉十年诗选》、《中国新诗年鉴》系列、《九十年代实力诗人诗选》、《犀牛诗丛》等。讲授“现代诗写作与鉴赏”、“中国诗歌史”等课程。  
  曾获过中国大陆和台湾多项文学奖。个人曾应邀到日本、澳大利亚、台湾、德国等地参加诗歌节及进行采访交流。为“华语文学传媒大奖”推荐评委之一。
  
 
    (责任编辑:Elaine)
首播时间:

港澳:2019年4月25日 19:00

傅家俊:台球界的神奇小子
 

 
 
  傅家俊8岁时开始接触台球,在20岁时一鸣惊人,年轻的他以世界排名第377位出赛,打入世界职业斯诺克大奖赛决赛,成为进入这个赛事决赛的第一个中国人。2003年,他又谱写了一个震动世界台球的传奇——以9比5击败世界冠军威廉斯,夺得个人首项职业赛冠军,并成为该球赛创办十七年以来首名夺冠的海外球手,当时的他被誉为“神奇小子”。沉淀数年之后,在2007年,29岁的他又获得了个人职业生涯第一个排名赛冠军。但是这个冠军,只是不过是他职业生涯里的其中一站……
  
台球是一项需要思考的运动
点心卫视:我们先说一下您的练球史,您很小就开始去练球了,那个时候,您的梦想也是这个吗?
傅家俊:不是的,那个时候,老师布置作文题目,要写我的梦想,我写的是警察。当时,自己很喜欢成龙的警察故事,也很喜欢他们的制度,觉得很帅,所以就很想做警察。
点心卫视:但您从八岁就开始接触台球了,最初是因为什么吸引住您的呢?
傅家俊:最开始对它有印象,是从电视里看到的。而在八十年代的时候,台球在香港很流行,基本上上街,台球室随处可见。而我爸爸是很喜欢打台球的,每次去的时候,就会把我带上。在这一点上,他对我影响很大。
点心卫视:您爸爸为了帮您练台球,想了很多办法?
傅家俊:也不是很多办法,但是他经常带我上台球室,虽然小时候不够高,但还是很喜欢打的。觉得一只球撞到另外一只球进袋,满足感很大,而且觉得这项运动很难打。
点心卫视:在小时候,是一些表面的因素吸引住您。那现在呢,又是什么让您对这项运动坚持不懈的?
傅家俊:台球是一项需要思考的运动,这和下棋差不多。但是有一点比下棋难,就是你想到的方法,未必力量可以达到。所以,其实难很多。这个运动千变万化,很难摸索,而每一次打,都可以获得新的经验。
点心卫视:为了让您可以更好地练台球,在您12岁的时候,是不是全家移民到加拿大?
傅家俊:是的,但是其实只是去读书而已,当时喜欢打台球,但是没有想过将台球作为职业。其实到加拿大读书的前几年还没怎么打台球,可能一个礼拜也就打一两次而已。但是篮球就打了很多,因为喜欢看NBA。
点心卫视:那后来为什么会重新回到台球上面呢?
傅家俊:其实一直以来都有打,但是打得很少。到15岁的时候,遇到一些比较有经验的球手,他建议我不应该打那么少,一个礼拜最少要打三四次。
点心卫视:他们觉得您很有天分?
傅家俊:他们觉得我喜欢打以及当时可能还小,才十四五岁。很少有人在那个年纪上喜欢打台球,而且是那么认真地打的。
点心卫视:相对于同龄人来说,您当时打得好不好呢?
傅家俊:还算可以的,但是不是真的很好,可能是打几十分而已,没有试过一杆打一百分的。
点心卫视:但您是从什么时候有这个决心打算在台球台上奋斗的呢?
傅家俊:是跟了那个教练一年后,觉得自己进步很大,他教我的东西,我觉得很有用,自己也进步很快。打得越来越好的时候,就越来越喜欢打台球了。
  
厚积薄发,勇夺排名赛冠军
点心卫视:2007年12月27日,您获得世界排名大赛的冠军,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?
傅家俊:其实,自己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希望可以赢一个职业排名赛冠军,而自己终于能够做到,当然很开心。所以是很难忘的一天。
点心卫视:您之前的排名是世界27位。在行规里,如果跌到32位,就失去了参赛资格,在这种情况下,参加这个大赛是不是有一种釜底抽薪的感觉呢?
傅家俊:经过这个比赛,我从27位升到14位,这个排名和这个比赛是很有关系的。其实很多人不知道,一年之前,我的状态不是很好,也因为忙一些比赛没有参加,而一些参加了的比赛也不是打得很好。但是在短短一年里,自己能够打得很好,而且排名也上升了很多,这对我自己来说,也算是一个肯定。因为自己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前16位的。现在能够做到了,觉得很开心。
点心卫视:也就是说,过去的一年对于您来说是很重要的?
傅家俊:是的,其实过去的两三年都很重要,因为状态不是很好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信心是很低的。
点心卫视:为什么信心低?
傅家俊:其实,我也有一份自信,但是自己觉得自己有能力做到,并不表示自己真的可以做到。做不到也有很多原因。但是往往自己找不到那个原因。这个其实是好的,虽然我会打球,也打得还可以,但并不表示我对台球的认识很多。所以在那一两年里,我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教练帮我,希望他们能告诉我,究竟发生什么事,让我突然间打得不好了。后来才发现,原来在技术上出现了很严重的错误,接下来慢慢改正,所以,现在越打越好。
点心卫视:这一点是不是和做其他职业会遇到一个瓶颈一样,想提高,但是又滞留在原地?
傅家俊:是的,其实很多人都是过不了那一关,然后就一直就沉下去,永远翻不了身。我觉得自己有一点运气,遇到一些给我帮助很大的好教练。但这同样需要自己的努力。但如果你遇不到一个好教练的话,自己再怎么努力,可能都未必有用。自己也觉得很幸运,能够遇到那么好的教练,然后自己也觉得像开窍了。
点心卫视:会不会对接下来所有的比赛和训练更加有信心呢?
傅家俊:会好一点,但始终台球是一种运动,运动本身是需要不停地训练的。但是我很满意现在的状态和表现,希望能够继续下去。
点心卫视:如果要总结这次夺冠的主要因素,您觉得有哪些地方是做得比较好的呢?
傅家俊:自己的状态要好,信心也要有,但是我觉得,身体状态也很重要。同时加上技术也越来越成熟,所以这几个方面综合起来,是我能够赢得这个比赛比较大的原因。
  
能把兴趣当作职业,我很幸福
点心卫视:我想很多傅家俊的Fans除了会很关注您平时的比赛之外,也会关心您的个人生活。比如说成家立室。很多人都想知道,您接下来有没有这个打算呢?
傅家俊:因为其实我不是一个很喜欢把工作都计划好的人。很多人都会问我,打球会打到什么时候,将来会做什么。其实,我真的不知道,打到40岁也可以,多打2年也可以,我真的没有计划,一切都是随缘。因为做人是有很多变数的。我当然也有想过要做什么,但是你问我具体的安排,我真的不知道。
点心卫视:您所认为是一个幸福人生是怎样的呢?是不是事业和爱情都得意呢?
傅家俊:可以这样说,但一个幸福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其实,我觉得我已经很幸福了,把自己的兴趣做成了自己的职业。这一点,不是很多人都可以做到的。所以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。人是不可以去控制太多的。
点心卫视:不可以强求?
傅家俊:是的,不可以强求,顺其自然比较好。有时想得太多,未必会是像你所想的结果,所以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。
点心卫视:我们就不说具体的人生计划了,说一个粗略的,您接下来的人生目标是什么?
傅家俊:我接下来的人生目标是自己能够在职业赛里打得更好,还是以一个运动员的身份。关于将来,也有想做教练的打算,但那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。现在暂时的希望是打好比赛。
点心卫视:像刚才您所说,您不会有一个很长远很详尽的计划,但是我想,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想追求的理想的生活。就这个方面,我想问一下您,您理想之中的生活是怎样的呢?
傅家俊:其实,我自己觉得可以无忧无虑地过生活就已经很好了。譬如我自己打球,会有很多奖金。有这么多的奖金已经足够了,因为我并不是一个需要很多钱的人,但心里会没有担忧。
点心卫视:那您现在是否算一个无忧无虑的人呢?
傅家俊:现在暂时还算可以,但也并不是说很好。
点心卫视:您会担心些什么呢?
傅家俊:现在我就没有什么担心,各方面都觉得挺好。仍然有很多目标,自己也希望能够做到,如果能够做到,就会令到自己的人生丰富点。因为起码过了十年、八年之后,看回自己的职业生涯,也会觉得做得挺好。成功感会比较大点,不会后悔。
点心卫视:就是老了之后,自己不会后悔?
傅家俊:是的,但是暂时自己还没有能够做到这点,因为还有很多事情未完成,自己希望起码有一个机会可以做到。现在的自己距这个目标还是比较远点,也希望在接下来几年可以做到。
  
点心卫视:早在1998年,傅家俊就已经被人称为是台球神童,但直到2007年,他才首次登上世界大赛冠军的宝座。为了这个冠军,傅家俊整整守候了9年。在这9年里面,他不断地磨练自己,无论是在心态还是技术上都日趋成熟。而这一个冠军也只不过是他职业生涯里的其中一站。我相信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,傅家俊会不断地努力,创造更多的精彩。
  
访谈精华
  ——“其实现在回想起来,赢了冠军,当然是每一个人都开心的。但是这次我会比较谨慎,自己一直以来的目标就是希望可以赢到一个职业排名赛的冠军。但是很多都赢过几十个冠军。别人一样是每一天五六个小时地去练习。自己亦希望,能够脚踏实地,可以继续做好一点。其实赢了一个冠军也不代表什么的,虽然说是对自己有一个肯定,但是始终接下来很多年,都要继续打比赛的。”
  ——“其实,很多人觉得,逆境很难面对,其实顺境也很难的。”
  ——“桌球和人生其实很相似的,人生首先要定好目标,接着按部就班,一步一步地去做。”
  
人物档案
  傅家俊 (Marco Fu) (1978年1月8日—) 香港出生,中国香港职业台球手。
  傅家俊有神奇小子之称,1990年,他12岁时曾随家人到加拿大定居,18岁中学毕业,在当时的香港桌球总会主席罗俊英劝告下,于1996年随家人回流香港发展桌球事业。
  1998年转打职业赛,当时世界排名377位,首次杀入格兰匹治大奖赛决赛,成为首位中国人成功进入决赛,亦是打入决赛选手中世界排名最低,可惜在决赛中他以2比9惨败给了名将斯蒂芬·李,获得亚军。
  2003年,傅家俊在决赛中战胜了当时排名世界第一的马克·威廉姆斯取得英国斯诺克超级联赛桂冠,是首位非英伦三岛的球手及香港人夺得此项荣誉。
  在2003年的世锦赛上,傅家俊的首轮对手是“火箭”奥沙利文,他在那场比赛里打出了一杆147分,却被傅家俊以10比6爆冷击败,此后傅家俊一直走到了8强,1/4决赛以7比13再次输给了斯蒂芬·李。
  在05年的世锦赛上,他却是一路过关斩将,迈克马努斯、马奎尔和肯·达赫迪等众多高手都成了他的垫脚石,使得傅家俊杀进了四强。在与02年世锦赛冠军彼得·艾伯顿的半决赛中,他在9比15落后的情况下顽强地追到了16比16平,若不是艾伯顿在最后一局打出一杆54分,傅家俊真的很有希望创造奇迹进入决赛。
  在07年11月的传统赛事格林匹治大奖赛中,傅家俊一路过关斩将,再次创入决赛,这次他没有错过机会。他在决赛中以9比6战胜了两届世界锦标赛冠军“火箭”奥沙利文,获得了个人职业生涯第一个排名赛冠军。
  在08年1月的第一项赛事——温布利大师赛上,他在首轮逆转击败传奇巨星戴维斯,之后在1/4决赛的“中国德比”中6比3战胜了丁俊晖,晋级半决赛,但最终还是以2比6负于斯蒂芬·李,未能进入决赛。
  
  职业赛成绩
  1997年,世界青年桌球锦标赛冠军
  1997年,世界职业锦标赛亚洲巡回赛冠军
  2003年,英国超级桌球联赛冠军
  2004年,欧亚—{桌球}—大师对抗赛冠军
  2007年,格林匹治大奖赛冠军
       
  (责任编辑:Elaine)
首播时间:

港澳:2019年4月24日 19:00

 
郭璐
 
 

 
 

 
广州市焯点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ICP:粤B2-20070224    粤ICP备08008353号

copyright@2019。